每日优鲜“套牢”国资股东:青岛国资亏13.7亿 中金亏3亿 常熟国资亏1.6亿

  近日,生鲜电商每日优鲜发布三季报,每日优鲜营业收入21.219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47.2%。但是,营业收入规模增长的代价是大幅亏损。三季报显示,每日优鲜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74亿元,去年同期亏损4.83亿元,亏损额扩大一倍。

  巨额亏损背后,是每日优鲜的运营成本持续走高。2021年三季度,每日优鲜运营费用为12.31亿元,去年同期仅7.2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持续亏损的每日优鲜现金流已经触及红线了。 截至2021年9月30日,每日优鲜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仅剩下21.72亿元,而其流动负债高达32.23亿元。 也就是说,其手持现金已经无法覆盖短期债务,每日优鲜的流动性已经堪忧。

  当然,资本市场对每日优鲜的回应最为公正。截至11月23日,每日优鲜股价为4.98美元,与13美元的发行价相比,下跌了六成多。

  

  三季报发布后,有几家投行给每日优鲜“推荐”或“买入”评级。

  例如,11月22日 , 花旗发布对每日优鲜 ( MF.US ) 的首次覆盖报告 , 给予买入评级 。 报告认为 , 每日优鲜独有的多业务增长模式明显区别于竞争对手 , 前置仓业务专注于深耕一二线城市高价值用户 , 而面向下沉市场的智慧菜场和零售云业务将避免与社区团购的正面竞争 , 为公司估值带来极具吸引力的上升空间。

  最有趣的是,花旗分析师还认为 , 通胀带来的消费品涨价也会为每日优鲜带来利好。

  这名分析师大概没搞懂,每日优鲜是一个线上的菜贩子,大幅涨价对它来说无异于自杀行为。

  此外,摩根大通也发布研究报告 , 给予每日优鲜 ( MF.US ) 增持评级。

  摩根大通认为,每日优鲜的亏损缩窄路径清晰。每日优鲜能够在2025年前达到盈亏平衡,而它在未来几个季度亏损缩窄的速度也将快于预期。

  2025年盈亏平衡,这意味着每日优鲜还要继续亏损3年。可是,这名分析师没提到的是,每日优鲜账上的现金已经支撑不了两个季度了。

  国内的中金公司在三季报后首次覆盖每日优鲜,并给予跑赢行业评级 。 中金分析师认为 , 市场低估了每日优鲜前置仓业务的盈利前景和智慧菜场及零售云业务的广阔潜力。

  大型投行纷纷看好,但都不约而同的拒绝给出目标价格,在开甲财经看来,推荐买入又不给出目标价,这是典型的滑头行为。

  每日优鲜上市前后的价值破灭曲线说明,盲目迷信大机构、大投行的忽悠会付出惨重代价。那些在每日优鲜上市前投资的国资必定对此深有痛感。

  开甲财经发现,每日优鲜上市前夜,中金公司以及上海、江苏地区部分国资、青岛国资以30亿美元的估值参与每日优鲜F轮融资。

  如今,才一年半的时间,这批国资投资损失接近70%。其中,青岛国资亏损最为惨重,高达13.7亿元;中金及上海江苏国资合计亏损3亿元;常熟国资亏损1.6亿元。三地国资合计在每日优鲜投资中亏损超过18亿元。

  招股书显示,每日优鲜2018年8月向Global Private OpportunitiesPartners II LP、JenCap MF III、Image Frame Investment (HK)Limited、

  Perfect Canyon Limited、Grant Fortune Fund LP、DavisInternational Fund、Glade Brook Private InvestorsXVI LP、Sofina Private Equity S.A. Sicar、FantasticAugury Limited等机构发行优先股,每股优先股价格约4.28美元。

  2019年5月30日,根据每日优鲜与前期股东达成的认股交换协议,向Image Frame Investment(HK) Limited等股东发行了E1轮优先股,替换此前的A轮优先股。

  2019年12月30日,每日优鲜向多家国资发行F轮优先股,每股优先股价格约5.27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每日优鲜F轮融资中进来几家有意思的机构。

  2020年5月15日,每日优鲜以3530万美元的对价向中金共赢启江(上海)科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启鹭(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发行669.61万股F轮优先股,折合每股优先股价格为5.27美元。

  开甲财经注意到,这两家有限合伙的管理人都是中金公司, 其中中金共赢启江的LP清一色的国资:上海、江苏以及铜陵国资。

  

  在中金代表的国资之后,青岛国资也大手笔加入了每日优鲜F轮融资。

  2021年2月9日 , 每日优鲜向厦门每日优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 有限合伙 ) 发行5499万股F轮优先股 , 对价为2.9亿美元 ( 约合20亿元人民币 ) 。

  企查查显示,厦门每日优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青岛国信创新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青岛每日优鲜专项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的出资人里也是清一色的青岛国资:青岛城阳国资出资50%,青岛国信集团控股的青岛海洋创新产业投资基金持股19%,青岛国信金控旗下的青岛市海洋新动能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持股15%,青岛市市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中心持股15%。

  

  而据媒体报道 , 2020年12月 , 青岛国信 、 阳光创投 、 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组成联合投资主体 , 向每日优鲜战略投资20亿元 ( 约合3.06亿美元 ) , 对每日优鲜的估值约为30亿美元

  2021年5月31日,每日优鲜向厦门苏州工业园区盛世优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发行681.8万股F轮优先股 , 对价为3600万美元 ( 约合20亿元人民币 ) ,折合每股价格为5.27美元。穿透后, 苏州工业园区盛世优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背后的主要出资人为常熟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及常熟市国资委。

  除了股权融资外,每日优鲜还发行可转换票据筹集资金。例如。2020年7月24日,每日优鲜向工银国际发行了2700万美元的可转换票据,到期日为2022年7月24日,工银国际可以选择以一定折扣转换成F轮优先股,也可以要求每日优鲜赎回票据,并支付7.5%的年化利息。

  综合来看,上述参加了F轮融资的国资,如今都亏损惨重,按每日优先股优先股与ADS1:3的兑换比例计算,F轮融资股东对应的ADS购买价为15.81美元。目前,每日优鲜每股ADS的价格只有4.98美元,跌幅68.5%。

  这意味着,中金公司以及上海和江苏两地国资出资的7060万美元(约合4.5亿元人民币)亏损了4800万美元(约合3.07亿元人民币);青岛国资投入的20亿元人民币亏损最为惨重,减少了13.7亿元,市值仅剩下6.3亿元。

  常熟国资投入的3600万美元(约合2.3亿元人民币)亏损1.6亿元,剩下7000万元。

  当然,每日优鲜早期股东依然还是赚钱的,每日优鲜的创始人徐正也在IPO后也跻身亿万富豪之列,IPO后,徐正持有12.2%的每日优鲜股权,有目前市值计算,起身家约1.43亿美元(约合9亿元人民币)。曾斌持有2%的每日优鲜股权,折合1.5亿元人民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