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90后配资公司老板 被传在厦门卷款3亿嚣张跑路

  

  朱振霖破旧的老家,留守的爷爷奶奶难以相信孙子会去做诈骗这种事

  连日来,一则关于“漳州90后配资公司老板朱振霖一个月卷款3亿嚣张跑路”的新闻充斥网络。

  新闻中最刺激眼球的,是一份未经证实的嚣张公告:“这点小钱不可能退还给你们,再说也没差你们多少钱。我要东山再起,需要这个钱,不可能还你们。我现在先回老家,不用来找我,找我也不会给你们。特此公告!”

  事发至今,已有多名受害者报警,警方也已介入调查。而“主角”朱振霖的电话一直处于忙音中,行踪成谜。近日,导报记者走访了朱振霖的老家,并采访了多位当事人,试图努力解开人们心中疑团:“这个朱振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振霖辍学一年多来,只回家一次,那是在除夕,但只住了一晚,次日自己还没起床,振霖就离家了,至今杳无音信。”“不过,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样(指诈骗)呢?”——朱振霖爷爷

  一个“窍门”以优厚条件吸引投资者

  江西人彭女士向漳州汇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共投入130多万元,她说,除前期部分资金因炒股亏损外,其中有数十万元是莫名其妙就不见了的。法人代表朱振霖从6月5日起,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彭女士说,当初见朱振霖这么年轻,原本有点担忧,但当她看到朱振霖的公司里有那么多客户,并有一定的业务规模后,才轻信了他。

  在受害人眼中,黄先生是汇霖公司的业务员。

  但黄先生接受采访时,称自己其实不是朱振霖的员工,只是兼职。他一直在做配资中介,经朋友介绍,知道朱振霖这个公司的配资比例高,而且利息低,所以把客户引导到这边来。

  黄先生说,具体的合作是客户直接和朱振霖谈,他自己只是赚取一点中介费。

  近期配资比例一般是1誜3,而朱振霖却能给出1誜4的比例。据了解,配资行业对资金非常敏感,朱振霖开出的相对优厚条件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很多投资者。

  一身伪装年轻多金很会夸夸其谈

  导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汇霖公司位于漳州市区永大新城的办公地点,早在今年的1月份就已经关门了。而5月12日才注册的厦门分公司,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便顾客盈门。

  受害人冯先生相信,汇霖公司的配资额真的有可能达到网上所说的两三亿元,因为事发后他联系上的几个受害人当中,好几个人的保证金都超千万元。

  因为要与汇霖公司签合同,冯先生于6月3日第一次见到朱振霖,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朱振霖。此后没几天,冯先生即听到朱振霖失踪的消息,他投入的60万元保证金也因此打水漂了。“见到他的第一面,觉得他比想象中的年轻,衣着穿戴普通,但是很会夸夸其谈。”冯先生说,签合同的过程中,朱振霖夸口说自己的资金来自国外,还说自己认识广东省某金融管理部门的高官等。

  导报记者采访过的数名受害人也都表示,朱振霖和他们都讲过相同的话。

  朱振霖消失后,冯先生专门跑到朱振霖位于漳州平和县九峰镇苏洋村的老家。在那里,冯先生看到了朱振霖破败的老屋及年迈的爷爷、奶奶。“什么认识高官,全都是吹牛的!”冯先生说。

  一种心酸失联孙子诈骗新闻震到爷爷

  在那张署名为“朱振霖”的嚣张公告中,曾提及“我现在先回老家,不用来找我”。

  近日,导报记者驱车近2个小时,经过曲折蜿蜒山路颠簸,来到了朱振霖平和县九峰镇苏洋村的老家。

  这是一间老旧的两层高瓦房,已建了六七十年,斑驳的墙壁,屋内破旧的灶台,几张老旧的桌子,以及一台老电视机,几乎就是这个家的全部家当。而这个家的留守者,是两名年迈的老人,朱振霖80岁的爷爷和75岁的奶奶。

  “振霖很少回家,也没打过电话,没写过信,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朱老汉说。

  在这个依靠种柚子致富的村庄,朱老汉家却连一棵柚子树也没有,至今种着水稻,每年没多少收成。他儿子和儿媳外出打工,一个月赚2000多元,但扣掉房租、生活费,也所剩无几。因为家里穷,朱振霖的妹妹读到初中就出来打工了。而振霖读大学,也是靠着朱老汉勒紧裤腰带,拿女儿给他的压岁钱供朱振霖读书,但最终朱振霖还是因为缺钱中止了学业。

  说到这里,老实巴交的朱老汉,不禁摇摇头,拿起卷烟“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眼里满是遗憾。他说,振霖辍学一年多来,只回家一次;那是在除夕,但只住了一晚,次日自己还没起床,振霖就离家了,至今杳无音信。

  而家里唯一与外界联系的电话,因欠费已被停用好几个月了。朱老汉最近得知孙子的消息,还是听村民说的:“很多村民在手机上看到孙子诈骗的新闻,告诉我的。”

  “不过,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样呢?”至今,朱老汉仍不相信孙子会去做诈骗这种事,更不相信他会骗那么多钱。

  一声叹息以前很乖现在“太厉害了”

  关于“朱振霖一个月狂卷3亿元嚣张跑路”的消息,早已充斥着整个村庄。一些村民怕惹事,隐晦不提,而一些村民则笑着说:“他太厉害了,太有手段了。”

  不过,在爷爷奶奶眼中,朱振霖一向很乖,从不惹事,从未被别人投诉过。

  朱阿婆说,振霖从初中开始,便到镇上读书,直至高中,成绩一直不错;每到周末回家,也经常待在家里,很少出门。“我们经常教他要好好做人,好好读书,不要打架,要走正道。”朱阿婆说,很多时候,振霖很听话;不过随着他渐渐长大,也开始听不进去他们的话了,做事也不找他们商量,但也仅此而已。

  虽然很少接触,但在大多数村民的眼里,朱振霖很乖,和“嚣张”一点也扯不上边。

  而苏洋村村委书记曾聪生则向导报记者透露说,在2013年,朱振霖的父亲将一套老房子拆掉重建,盖了一栋3层楼的房子,不过因儿子欠债,最终将房子卖了10多万元,拿去偿还债务了。

  进展

  警方已介入调查

  连日来,导报记者多次拨打朱振霖的电话,虽然有打通,但手机一直处于忙音状态。

  昨日,导报记者也从厦门警方了解到,接到多名受害者的报警后,厦门思明公安分局此前已受理朱振霖案,目前已移交给厦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进一步调查。

  (记者 郭钦转 林晓琪 文/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