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与恒生HOMS谁是谁非

  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体为《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及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 http://www.sse.com.cn)。提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特此公告。

  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

  2015年7月16日

  软件商并非“中立者”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配资业务乱象和整治过程中,以恒生HOMS为代表的系统公司一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对此,有人将配资业务所基于的软件系统形容为此轮A股震荡的“罪魁祸首”,而亦有评论认为,由于HOMS具有“工具中性”,因此无需对市场的剧烈震荡负责。

  可想而知的是,场外配资规模暴增绝然不是软件公司单方面可为,而软件公司也并非配资行业的主导力量,但仍不可否认的是,软件公司并非是以旁观者,而是以既得利益者的身份出现在配资链条中的。

  据笔者了解,在HOMS、铭创等软件公司拓展业务时,其增设二级分仓、程序化止损等与场外配资有关的功能,均成为营销推介内容。而在配资业务规模扩大后,该类公司也从中赚取与配资规模相匹配的“佣金”作为软件服务费。

  以配资平台PPmoney披露的铭创软件收费数据为例,铭创的使用费高达0.6‰,且为双向收费,即铭创从中一次交易中赚取的佣金比例或可高达1.2‰。这一价格已是多数券商交易佣金的2-3倍。

  这也意味着,软件公司的服务费收入是直接与配资规模相挂钩的。而在这一利益捆绑的现实驱使下,配资软件既有动力,也有能力为场外配资提供便利,甚至对场外配资的真实数据进行隐瞒。

  事实也正是如此——部分软件商为方便配资公司开展业务,还对软件系统进行了定制化改造。

  一方面,部分软件商不惜违反证券账户实名制原则,开设二级虚拟账户机制,促使更多不满足两融交易或信托产品购买资格的中小投资者投入了场外配资的怀抱。

  另一方面,部分系统还嵌套了“循环借贷”功能,即在已配资客户未用尽资金的情况下,将闲置资金再次配给其他客户,但并不对前者进行告知。该设计在违反商业伦理的同时,也加剧了信托单元的不确定性。

  在前述利益捆绑的现实下,将作为既得利益者的软件商称为具有“工具中性”的中立者或旁观者,想必是欠妥的。

  此外,亦有业内人士将场外配资失控的主要责任归结于肆意追加杠杆投资者的贪婪。然而,一个投资者保护执行过剩,而投资者教育开展不足的大环境下,这一说法虽然有理,但却无力。

  谁是谁非

  据京华时报报道,本次股市动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合理的场外配资,而不是恒生HOMS。在我国股市已经有了融资融券的情况下,不合理的场外配资极大地放大了股市资金的杠杆,引起股市不正常的大幅暴涨。这就给后来的股市暴跌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当股市出现下跌趋势后,大量配资盘被强行平仓,极大地放大了市场做空的能量。加上券商融资盘的平仓与股指期货的恶意做空,导致了股市动荡。

  在这次股市暴跌的过程中,一种许多投资者并不熟悉的软件——恒生HOMS进入人们的视野。有些人认为恒生HOMS是制造股市动荡的罪魁祸首,应当严格查处。但是,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现在问题的关键是监管层对场外配资的合法性如何认定。如果认定场外配资不合法,为什么会让场外配资不加监管,如此泛滥,最终扰乱了市场。如果认定场外配资合法,那么选择恒生HOMS或其他什么软件进行场外配资就都没有问题。可以说,场外配资的问题是一个属于监管界定的问题,不是软件这个层面能够明确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